妥妥的深井冰#龜速更文、主坑已經不知有多少了#不過目前深陷魔道祖師裡無法自拔#
目前耕耘刀劍沖田組的文居多,偶爾更些自家兒子女兒們的日常,有手感或心血來潮時會發上那麼一些手繪>w0
歡迎大家一起來聊天增進感情呀!我很NICE的!

关于

 嗚嗚嗚結果還是來不及qqqq
祝男友力總是那麼高的郁生日快樂QQQ

日本時間!!!
Procellarum的馬麻!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愛心

(太極新葵)如若櫻花開-重逢-(3)

在將卯月新及葉月陽安置好後,身為寮主也是導師的睦月始向皋月葵及長月夜叮囑注意事項後便和彌生春一同離開。「始,你覺得葵和夜之後會簽訂正式契約嗎。」踏踏的腳步聲緩慢而悠閒,彌生春手背在身後問著身旁的契約者。「會,這不是我們都心知肚明的嗎。」睦月始望了他一眼繼續直視前方。


「哈哈、話雖如此,但怕我回國都的期間會發生什麼變故也說不定啊?」彌生春輕笑幾聲,話裡有著擔憂的意味卻不見他臉上有任何擔心的表情。「別說蠢話,你在或不在都不會影響結果。」睦月始再度看向身旁的人挑了下眉,「始還是一如往常的冷淡啊。」彌生春做出拭淚的動作惹的對方發出一聲無奈地輕笑結束這短短的談話。


隔天,興許是契約生效,又或是罪孽較...

(太極新葵)如若櫻花開—重逢—(2)

*CP主新葵,副陽夜,其餘皆為搭檔互動

*角色歸原著,OOC歸我

*設定有官方也有自我流

*如若無法接受請別再看下去,到時受傷害本人一概不負責!

--

物體發出悶哼,嚇得皋月葵趕緊起身查看,而這一看也讓他驚呼出聲。「葵!沒事吧?」見皋月葵坐倒在敞開的大門前,長月夜擔心的跑上前去查看。「嗯?這兩人不是被稱為異類的卯月新和葉月陽嗎?」彌生春從睦月始身後探頭看著倒在地上,渾身是血的兩名獄族。

「殘殺同族的那兩名獄族?」睦月始皺眉看著地上的兩人,「嗯…殺害同族是事實,但殺的都是些濫殺人類的獄族,要說的話,可是為民除害呢……雖然手法殘忍了些。」彌生春回想了下解說著。

「那……要救他們嗎?再...

海哥生日快樂!!!

雖然日本時間過了(痛哭

(太極新葵)如若櫻花開-重逢-(1)

*CP主新葵,副陽夜,其餘皆為搭檔互動

*角色歸原著,OOC歸我

*設定有官方也有自我流

*如若無法接受請別再看下去,到時受傷害本人一概不負責!

--


-對不起、葵,活下去、活下去……等我……-

--

「唔、等等……別走!」手往前一伸抓了個空,原本熟睡的皋月葵像是被驚醒般,猛地睜開雙眼。他坐起身長吁一口氣平復著心跳,一邊回想著方才的夢境,「明明有一陣子不做這夢了啊……」皋月葵內心覺得奇怪,但還是對自己說,只是個夢而以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便下床梳洗。


「葵、早安。」剛下樓,不遠處便有人向他道早,「早安、夜,需要幫忙嗎?」皋月葵快步走向在廚房忙進忙出的長月夜身邊問道,「那、能麻...

小魔王、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ヽ(*´∀`)ノ゚.:。

[安清]夢迴番外-夢の果て-

風輕柔的吹拂著,撫過粉色花蕊,撫過翠綠嫩葉,細微的沙沙聲中伴隨著幾抹櫻粉跌落花間轉瞬便停止了它們應有的時間。陽光溫煦而暖和,一如當初來到這座城的那日,從當初只有少數幾名刀劍付喪神,到後來充滿著城裡的歡笑聲,猶如大家庭的「這裡」,如今是景致依舊,卻無人聲。


「一直以來辛苦你們了,讓你們留到最後真是抱歉。」空寂的室內只有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迴盪,少女取下遮掩住半張臉的白布,露出淡淡的微笑說。「唔哇、沒想到見到主上的真正面容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呢。」加州清光故作驚訝的樣子繞著少女打轉。


「哈哈、我知道你們可是一直在猜測我的面容為何,現在看到了可覺得失望?」少女笑問,「嗯……很失望。失望自己僅...

(日本時間)

葵王子、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日本時間)

新總!誕生おめ!!

昨天不小心搞錯日期在噗浪上發噗祝賀,突然驚覺馬上刪掉#這次可以好好祝賀啦!!

1/5

© 八荒墨路 | Powered by LOFTER